【春作文高中】玛雅作文

  【春作文高中】春作文高中 一

  有位哲学家曾经说过:一年既然分为四季,是鲜花,那么它不一定只在春天开放。的确,在春天有百花争艳,而在夏天则有荷花含苞待放,,秋天呢,则有秋菊竞相开放,一朵朵梅花却在寒风凛冽的冬天悄然开放。既然大自然都这样,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有的人早慧,而有的人则是大器晚成;有的人登顶是华山一条路,而有的人则中途易辙领略到另一番风景!

  如今的社会早已不能今非昔比了,如今,所有的人仿佛都被一个经济链条所牵引着,而人们所呆的社会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加工厂,一切都是那么有条不紊,从幼儿园开始就把孩子们输送到生产线上,经过一系列的加工,既然是在工厂,那么肯定就有不合格的产品,对于这些不合格的产品要和工厂中的劣质品一样处理吗?不,我想说的是他们并不是报废了,而只是不合格,所以我们不需要那样的残忍,,也许那些不合格的只是大器晚成,那么至少需要多长时间呢?也许一年、俩年,甚至十年、二十年,也许更久,想想那些世界级的名人,比如:比尔·盖茨、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等都是在中年才迈向人生最高点的。所以说大器晚成的人并不是没有的,可是对于工厂机械化的运作,我们试图让它慢一点,可在这个时候我们永远是无助的,但在工厂模式下运作,不合格的追究会被淘汰的,淘汰过后,肯定会有破罐子破摔的情况发生,在此,我必须说的是:不是每一朵花都有提前开放的理由。人生的得意和辉煌并非出现在最顺乎人意的情况下,有时候会因为主观和客观因素所制约,但无论怎样我们都要有坚韧之意、自强不息,耐得时间之压力,我们同样需要有变通之智,化苦水为美酒之意的情怀。

  就算跌倒也要豪迈的笑,永远不要放弃心中的愿望,因为,你能。春天花会开,但是不全开,总有一天,它会开的,如果我们站在人生的最高点回望,我们的成功是如此坚实,时间是成功的给养,了解这一点,那我们还会相信自己永远是最差的吗?就像梅花一样,它虽然在白雪皑皑的冬天开放,但人们喜爱它的程度远远超过了其它的花,它开得永远是那么自信,从来没有一丝抱怨,待到山花烂漫时,它在丛中笑。

  此时此刻,难道我们不为之感到骄傲吗?

  花开并非在春天,而在最美的时候。

春作文高中

  春作文高中 二

  金黄的油菜花在春风中摇曳,又是一年春来。

  总记得每年春天,奶奶嘴边那句不离口的话,阿妹,到摔菜籽的时候跟奶奶去啊,帮奶奶做掉点活。可是,真的到了那一天的时候,奶奶总会劝阻我,不要了呀,妹妹还是好好学习吧。我只能听从你的话,等在家里。每当下午最炎热的时候,你又长裤衬衫地骑着三轮车,费力地蹬着,脸上显得尽是吃力,点点苍黄色的柴草屑零星地藏在你苍白的头发里,黑色的长裤上尤其明显,耳畔只剩下那一声声吃力的嘿咻,嘿咻声。

  四季的更替总是快速的,你总是忙碌着,这不,春天到了,那门前人家种的菜籽已经长高长大,成一个个细长的弯弯的形状。你在门口换着鞋,如往常一样问出那句话,去摔菜籽吗?我看着那嘴唇似又要说出那句话。马上答应,好!我拿着摆在地上的农具,快速把它们放进车里,又往田地的方向走去。

  虽是春天,温度却不低,一排排菜籽已经摆在长布上,一脚踩上去发出咔嚓脆响。奶奶随后赶到,一边拿着拍菜籽的木棍以及小板凳劝着我:你还是回去好好认真学习吧。我安慰奶奶说没事,没事,一会会的。说作文http://Www.ZuoWenWang.Net/着,我一脚踩进铺满菜籽的布上,嚓嚓踩着。虽是春天,正午的太阳很是毒辣,我穿着中裤一脚脚地踩着,刺刺的菜籽壳戳着我的皮肤,脚底穿着运动鞋,只觉得热烘烘,还有几小粒菜籽跳进鞋里,只觉得难受,我从刚开始的兴奋转为恹恹的。耳边是啪啪木棍拍打菜籽的声音,奶奶坐在一旁,手抬得高高的,一下一下地拍打,额头上已布满了细小的汗珠。黑色的长裤被包围在菜籽根丛里,似乎摔菜籽真的不是我所想的那样美好与诗意。

  温度在升高,田野间没有一丝风息,我从刚开始的蹦跳改为慢慢走,秸秆在我腿上划出一道道白色印迹,总算一批菜籽踩得差不多了。一粒粒黑色的菜籽隐匿在苍黄的菜秆下,星星点点。好!幸亏妹妹来帮忙,不然还要晚一点才能好哇!奶奶微笑着,细细的汗珠从她额角划过,在太阳下闪着光,犹如那张笑脸在我心里闪着光。我看着奶奶站起来,自己手捶了捶腰部,我连忙跑过去帮她捶,她笑着,带着宽慰的嗓音连连喊好了,好了……

  小小春风吹起苍白的头发,我在后面推着奶奶的三轮车,春日的阳光追随着我们,伴着奶奶的笑声,我的心里刮起了润润的春风。

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uowenwang.net/p/100604.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!

春作文高中

本文由逸凡作文发布于高中作文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春作文高中】玛雅作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